关于我们
做一流的水环境综合整治专家
产品服务
华南第一,全国领先的水环境综合整治服务商
成功案例
致力水环境综合整治,建设美丽中国
资讯中心
绿水青山,就是金山银山
人才发展
论人品 爱学习 有梦想 富激情 重团队
联系我们
诚信共赢 务实精进 协同创新
公司新闻Company news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公司新闻
刘志军辩护律师:为他辩护一共能拿1800元(图)
发布时间:2019-11-08作者:环保

立博开户网址招聘    

一切新聞事件中,人是最[重要 的英 文:important]的因素,[所有 的英 文:all]時代變革裏,人也是最基本的注腳■立博开户网址免费收藏■。今起本報開辟《提問》欄目,選取焦點事件的關鍵人物、叱吒風雲的名人大佬,以人帶事,以事塑人,緊逼核心[問題 的拚音:wèn tí],抽絲剝繭,用另類角[度 的拚音: dù]呈現事件真相,並直抵內心深處,褪去偽裝,發掘名人精神[世界 的英 文:world],喚起深刻的社會思考。

今天公檢法機關抓的人中絕[大多數 的拚音:dà duō shù]是沒抓錯的,是有罪的人。[我們 的英 文:we]律師不能說隻給個別被冤枉的好人辯護,那[絕大多數 的英 文:Most]有罪的人誰給辯護啊?而恰恰是給絕大多數有罪的人辯護,我認為這是刑辯律師的重頭戲,是[最大 的拚音:zuì dà][工作 的英 文:work]量。

6月9日,原鐵道部部長劉誌軍受賄、濫用職權案在北京開庭。作為劉誌軍的辯護律師,錢列陽再次[成為 的英 文:Become]媒體追逐的焦點■立博开户网址揭秘■。

網上不斷有人指責他“為人渣做辯護的人也是人渣”,錢列陽保持鎮定,他說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內心仍然存在“理想主義”——做一個法製主義者。

經常為落馬高官做刑事辯護,他也往往[因此 的英 文:therefore]陷入輿論漩渦中,在[職業 的英 文:working]、民意和內心情[感 的拚音:gǎn]三者之間遊走。

6月17日,齊魯晚報[記者 的拚音:jì zhě]在北京天達律師事務所內,專訪錢列陽。

錢列陽,北京天達律師事務所律師。1964年出生,北京[大學 的拚音:dà xué]法律碩士,1994年[開始 的英 文:appeared]從事律師行業。曾擔任劉曉慶涉稅案、廈門遠華走私案、[青島 的英 文:Qingdao]聶磊案等有重大[影響 的拚音:yǐng xiǎng]案件的辯護律師。

[大部分 的英 文:centipede]落馬高官都能[接受 的拚音:jiē shòu]判決結果”

齊魯晚報:您從1994年開始做律師到現在,為多少部長級官員和名人做過辯護?

錢列陽:幾十個。

齊魯晚報:但見諸報端的很少。

錢列陽:對。

齊魯晚報:為了保密?

錢列陽:開庭之前,不能有任何透露,[包括 的英 文:included]劉誌軍這個案子。

齊魯晚報:什麽[時候 的拚音:shí hou]消密?

錢列陽:公開開庭之日起消密。隻要消密了,就[可以 的英 文:can]了。

齊魯晚報:那普通人的案件呢?

錢列陽:也一樣。至於涉及國家機密和個人隱私的案件,開完庭之後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保密的。劉誌軍的案件也好,[其他 的拚音:qí tā]貪官的案件也好,除非有特別內容確實涉及國家機密,我不能講,別的話都無所謂。

齊魯晚報:劉誌軍案開庭[結束 的英 文:End]後,還有不能公開的涉及國家機密的內容嗎?

錢列陽:沒了。

齊魯晚報:給高官和名人辯護,與給普通人辯護有什麽不同?

錢列陽:社會輿論關心嘛,一關心,罵我的人就多了。所以人家給我開[玩笑 的拚音:wán xiào],說你錢列陽今年反正都得挨罵,劉誌軍的案子判決出來,如果劉誌軍死了,你被律師界罵;如果劉誌軍沒死,你被老百姓罵。

齊魯晚報:當[這些 的英 文:These]高官出事後,他們還是原來那副樣子嗎?

錢列陽:有的會很沮喪,很沒底氣,有的會很有怨氣,情況各不相同。這是由他們的性格和個案決定的。

齊魯晚報:昔日高高在上,如今成為階下囚,他們能否接受這個結果?

錢列陽:大部分人都能理解和接受判決結果,因為他們覺著在預料之中。說句老百姓[可能 的拚音:kě néng][愛 的拚音:ài]聽的話,這些人和他們的家屬往往素質比較高。

“接劉誌軍案,總共能拿1800塊錢”

齊魯晚報:您怎麽評價劉誌軍?

錢列陽:我個人對當事人的評價,限製在我整個職業行為的百分之五以內。

齊魯晚報:什麽意思?

錢列陽:就是說,我[喜歡 的拚音:xǐ huan]不喜歡他,跟我[如何 的英 文:how]為他工作是兩碼事。這就像醫生,是不能挑病人的,救死扶傷是你的職責,你喜不喜歡這個病人,跟你該采取什麽醫療措施,這[完全 的拚音:wán quán]是兩碼事。同樣,我的職責是維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。

齊魯晚報:但在為他們辯護時,您內心有個人喜好嗎?

錢列陽:毫無疑問,我也是人,這麽多年的律師生涯,我為很多當事人辯護,有的是發自內心的喜歡,有的是發自內心的厭惡,有的是發自內心的佩服欣賞,有的是發自內心的蔑視。

齊魯晚報:百分比各占多少?

錢列陽:這個我沒統計過。但有一條,我所有個人的喜好,都深深留在我心底,絕不會影響我的工作。這是我的職業操守,因為我是個職業律師,而我之所以做這些,是因為我能在內心說服自己,我是個法製主義者。

齊魯晚報:那自我和職業會有矛盾嗎?

錢列陽:現在沒什麽矛盾,我內心很平和。

齊魯晚報:所以劉誌軍案您接了。

錢列陽:法律援助[中心 的英 文:center]指派到我頭上,我作為職業律師沒有找到拒絕的理由。相反,如果有人拿著錢來找我做律師,現在不說每天吧,每個禮拜都有,我是可以拒絕的,[而且 的拚音:ér qiě]確實絕大多數我都拒絕了,因為我忙不過來,這是商業行為,[但是 的英 文:But]這個(接劉誌軍案)就是職業行為了。

齊魯晚報:如果不接這個案子呢?

錢列陽:接受法律援助機構的指定,是每個律師的義務。如果不接受指定,拒絕,他將受到處分處罰,這是法律援助條例第二十八條規定的。

齊魯晚報:也就是說,如果推掉劉誌軍的案子,您會受到處罰?

錢列陽:理論上,我會受到處罰,更[主要 的拚音:zhǔ yào]的是,從內心良知上,我會[無法 的英 文:to be]說服自己。至於說靠這個案子[出名 的拚音:chū míng],說實話,我並不需要,倒退十幾年我可能需要,但現在我不需要出名。而且這個案子又沒多少錢。

齊魯晚報:能拿多少錢?

錢列陽:我和我的助理總共加起來能拿到1800塊錢。

“法律以外的東西南北風,我左右不了”

齊魯晚報:記得您在[一次 的拚音:yī cì]律師事務課程中講過,“大案講政治,中案講影響,小案講法律”。

錢列陽:這句話不是我的原創,是我從其他地方聽來的。

齊魯晚報:對這句話認同嗎?

錢列陽:嗯,在當今的司法環境中,基本認同。

齊魯晚報:“在有些案件中,法律因素隻占一部分,還有法律外的因素,我要做的,是做好法律因素這部分。”這句話是您說的?

錢列陽:是我說的,也是我的職業標準。我作為律師的作用,能夠發揮到10,我絕不發揮到9。9。對我的職業行為,超越法律的,我絕不多走半步,法律限度內的,絕不少走半步。

齊魯晚報:那法律以外是什麽?

錢列陽:可能是社會影響,可能是領導批條,可能是媒體介入,可能是其他[評論 的拚音:píng lùn],法律以外的東西南北風,我左右不了。

齊魯晚報:劉誌軍案中,法律因素占了多少?

錢列陽:這個我無法猜測。

齊魯晚報:我前幾天看到,網上有位律師批評您。

錢列陽:哦,對,對。

齊魯晚報:他說,劉誌軍一案,四百多本卷宗,隻審了半天,他認為該案沒有得到真正的辯護,他還說:“劉部長倘若保命,有幾個人[相信 的拚音:xiāng xìn]與律師有關?”

錢列陽:我[覺得 的英 文:felt][這樣 的英 文:then],一個案子,你作為同行,如果沒有真正了解,調查研究,最好不下結論。每個案子的具體情況完全不同,不能用一個模式去衡量所有案件。

有一點必須達成共識,那就是任何一個案件,都要以自己的當事人的合法利益最大化作為目標,這是我們的第一職業倫理。在這個情況下,采取的是長的訴訟、短的訴訟,有罪辯護、罪輕辯護還是無罪辯護,都隻是手段、方式、方法。

齊魯晚報:就是說您所做的一切,都最符合劉誌軍的利益?

錢列陽:對。我認為我所做的,在合法範圍內,我追求的是當事人利益的最大化,我覺著能達到這一條,我也就OK了。至於說我采取的方式方法,我有我的方法,也可能他有他的方法,每人都有每人各自的方法。

“幫好人洗清冤情隻是法製中很少的一部分”

齊魯晚報:給落馬高官辯護,在[一些 的拚音:yī xiē]老百姓看來,就是為壞人、為貪官辯護,那在職業、民意和自我之間,您能保持平衡嗎?

錢列陽:(想了一會兒)其實,這個平衡[衝突 的拚音:chōng tū]最大的時候是15年前,我給江西南昌德國牙醫做辯護,媒體說我冒天下之大不韙,敢為章俊理做辯護,那是我第一次遇到了巨大的衝突。

齊魯晚報:民眾[意見 的拚音:yì jian][很大 的拚音:的JJ]

錢列陽:當我開庭中間走出法庭時,旁聽的觀眾就跟我講,你們北京來的律師,現在一次次跑來給他辯護,你們怎麽能給壞人辯護,你們[應該 的英 文:yīng gāi]給被冤枉的好人辯護。

齊魯晚報:當時您怎麽想?

錢列陽:這個時候我突然意識到了,一個優秀的刑辯律師,絕[不僅 的拚音:bù jǐn]僅是幫一個好人洗清冤枉,這當然為社會大眾所接受叫好,但這隻是整個法製中很少的一部分。

齊魯晚報:被冤枉的好人畢竟是少數。

錢列陽:對,今天公檢法機關抓的人中絕大多數是沒抓錯的,是有罪的人。我們律師不能說隻給個別被冤枉的好人辯護,那絕大多數有罪的人誰給辯護啊?而恰恰是給絕大多數有罪的人辯護,我認為這是刑辯律師的重頭戲,是最大的工作量。

真正的律師的職業倫理、職業道德應該是勇於給天下不恥之人辯護,維護他的合法權益,哪怕自己付出被天下人所不齒的名譽代價,也在所不惜,這才是法製主義者。

齊魯晚報:對劉誌軍這個案子怎麽看?

錢列陽:依據憲法,劉誌軍有權利得到辯護,依據刑法,他有權利得到應有的法律保障,依據刑事訴訟法,他有權利得到程序上的[全部 的英 文:all]保障,我認為這就是法製。

齊魯晚報:但很多人不這麽想。

錢列陽:大家都說劉誌軍是貪官,所以網民們也罵我,說劉誌軍是人渣,你給他辯護,你也是人渣。

齊魯晚報:您怎麽回應?

錢列陽:我當然不會接這樣的話,我隻是覺著接這樣話的人很可憐。說我是人渣的人,他其實自己沒有思想,他是隨大流,就像在說給大壞人辯護的人就是二壞人。

齊魯晚報:但您也說罵您的人是善良的人。

錢列陽:因為他們真的是好人,是善良的人,他們隻是法製方麵知識營養不良。法律知識沒有給人家普及好,是我們學法律的人的責任。

(錢列陽:為劉誌軍辯護)

扫描二维码,
关注资源环保科技官方微信
Copyright 2018 立博开户网址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